An

Shoot & Stally & Kaylor

507 QSO 细节记录

小驴屹耳:

507,是13集的中间点。这集太重要了:不单是肖根的爱情线(在这一点上507的剧情推进的意义超越6741),还有作为一个整体的最终章,都来到一个关键的转折点。AI线最核心的问题,从此时起开始明晰。




“QSO”这个名字(我似乎没有看到官方的解释?请知道标准答案的迷妹分享一下),应该是quasi stellar object的缩写,意为“类星体”。我理解这个“超凡脱俗”的“天外之物”,既是根妹T恤上“They exist”所说的外星生命,更是肖根神迹般的心有灵犀:这样的爱情美好得不真实,它属于星辰大海而非凡人俗世。啊,我就爱POI这种恬不知耻的理想主义。这个剧组也好得好像不真实。万能小天使的所有身份中芭蕾根最梦幻,彻底违反所有逻辑,但我全盘接受。为什么不呢,当你有这样热心给演员和粉丝发福利的剧组,为什么不呢?




另一层可能的意思也是我的臆测:所谓“类星体”,还指理想状态下的AI。




这一集里根妹有四个身份,处理了两个“号码”。不过俄罗斯文化部官员瓦西里和执着于阴谋论的电台主持人Max,其实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号码”:他们既不是机器的号码协议生成的“无关类”,也不是涉及恐怖主义和市民社会安全的“相关类”,而是被直接分配到模拟界面线的“第三类”。第三类这个范畴,关系到机器自身的生存:瓦西里的老爹负责管理的国家公园里藏着一个军事基地(这个可能513里会用到?);Max的发现可以帮助肖脱离困境。




老弱病残、左支右绌的机器小队应对能力已达极限。此时拯救大兵肖已经不只是模拟界面的情感需求,更是机器自身存续的迫切需要了。




于是根妹就去跳了一场小天鹅。她是抱着“这件事与肖有关”的期待去的,落空之后有些怨气和委屈。这时机器向耳蜗直接传递了关键信息AM 520 WKCP,从根妹的反应看这好像是机器重启后第一次直接通过耳蜗跟她交流,她有些不适应,还以为机器试图以此安抚她的情绪。从来都能迅速地从蛛丝马迹当中辨别出机器意图的阿根,此时竟然完全没有领会到这条信息的意义。在古宅博物馆里面,机器选择了一个安全的时间窗口,再次直接向耳蜗发送AM 520 WKCP,可她一心只想着锤,又一次忽略了重要提示,还从化妆间里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升级到罢工威胁。很快,直接交流的风险变得太高,TM只能转由向他人手机发送短信的方式指示根妹下一步的行动了。根妹终于开了窍,穿着飞碟T恤来电台报到。接下来,剧情线中隐藏的关键内容一点一点浮出水面。




初刷的时候我完全被根妹的美色迷惑,不错眼珠子地盯着她看,直到她自己说出“机器派我来是让我给肖传信”,我才意识到:507不是506,此号码非彼号码。此次行动是整个第五季的分水岭。




根妹的mission是成功的,她向锤传递了爱的希望,为锤注入求生的意志。但救号码的目的没有达到。




宅总怒了。




这一集的宅总,非常奇怪。从清晨医院里的那一幕开始,他就表现得极度冷漠。他板着脸对根妹说:“我们踉踉跄跄赶进度,纵容撒玛利亚人在我们眼皮底下杀人”,那异常冷酷的表情不像是自责与内疚(我们看过太多宅总的内疚,不是这样的),而是在苛责。但我不理解他能苛责谁?TM?侥幸活着,重启、调试,无不需要时间;根妹?如果不是根妹从第三季后半段开始的各种孤绝的努力,TM和TM小队早就不存在了。从理智上来说,他应该清楚地知道目前的状况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是他们能够期待的最好的结果了。这种冰冷的态度令人不太舒服,好在当时镜头一转,我的注意力就全被小天鹅根勾去了。




第二次觉得宅总异常,是根妹藏匿好Max,转回去打算给大锤发信息。宅总好像一点儿也不因为她想出了能联系到肖的方法而开心,他甚至没有对“肖”这个名字做出任何反应。他奔到车厢里,在表达了对根妹人身安全的关切之后(如果不是先问根妹安危我真的要生气了)急切地询问“她有没有令Max陷入危险?”老粉丝的记忆会被一下子拉回到317,但这种回忆不免令人心中微寒: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他仍然觉得根妹会为了她私人的目的伤害无辜,僵硬的表情与严酷的语调再次让人很不舒服(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他与四叔通话时的表情和语调,阿根着实让人心疼)。好在那边的根妹开始气喘吁吁地扫描各种仪器,我的注意力就又被breath porn勾去了。




宅总的第三次发怒在本集的末尾,当他得知Max的死讯之后。这一次的愤怒则不仅仅依靠演员的面部表情和腔调来传达,他直接诉诸言语上的斥责,对根妹,对TM。这真的,非常奇怪。因为它自相矛盾。




给人留下自主选择的空间,是他从一开始就为TM制定的原则。为了维护这一原则,必须容许生命的流失,也是他早就认识到并欣然接受的。当生命的物理存续本身与自由意志不可兼顾,他宁愿保护自由意志。前面4季中出现过很多次相关讨论:机器之所以被设计为封闭系统,之所以只吐号码而不判定施害还是受害,之所以对绝大多数人间琐事不做干预、哪怕任其发展可能产生恶的结果,都是因为此。机器的号码都是实时性的,局限于48小时(还是72小时?我记不太清了)的狭窄时间窗口,它不被允许对长程发展趋势做出预判(我们可以对比一下508中小撒如何对待那个可能在15年后造成恶果的女科学家)。这恰恰是因为人被允许保留意志自由,人的选择是不能被预判的,善恶都有转化的可能。




宅总的自我怀疑最早表露出来是在402,他很想保护青春版根妹Claire(也是想迫使这个天才少女走“正道”),自由意志高于物理生命存续这一立场开始动摇,于是他询问了根妹的意见。根妹的回答切中要害:“你真的想让我问机器?你知道她会怎么说。那是你教她的:人必须自己做出选择。”




宅总在这里确实表现出双标。不仅仅是情感上的双标(他似乎完全不能认同根妹对大锤的情感需要),更是智性上的双标。他在设计TM之初智性上已经完全明瞭并坦然接受的价值观矛盾,到了这里,他不能容忍了。




我们回过头来看这一集中的根妹和TM。有没有问题呢?我个人反复看了好几遍。根妹,无问题。她在那样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还是先确认了Max已被四叔救下才开始发信息(迟一秒,地球那一极的锤锤可能就没命了)。TM?啊,还真是有那么一点点。爸爸的发怒,并非全无道理。




问题出在哪儿?一个极其微小的细节。根妹藏好了Max,找到了打印机,与此同时撒玛利亚人的两名特工也分别向她们两人的位置靠近。TM在飞速地做着演算,那个演算框里显示二人的危险指数快速攀升。就在那个演算框里,根妹是ANALOG INTERFACE;而Max Greene是什么?机器显示的代称是COLLATERAL SUBJECT。




“连带人”。没有说“伤害”,但确实是“连带”。从一开始机器就没有视Max Greene为待拯救的号码。他确确实实,只是“有用”。




于是我们可以稍微理解一下宅爸的愤怒。机器在这一个案例中,将自己的需要(救首要执行人)放在了Max Greene生命安危的前面。但我们不知道宅爸如何得出这个判断。TM的计算过程和她如何标记每一个人是黑匣子中的内容,他不知详情(根妹也一样);我们也不知道机器的这种标记方式是否真的蕴藏恶意——它可能只是一种客观的结论。Max被允许保留他选择用何种方式活着(以及死去)的自由;那么他在这一盘演算中就只可能是collateral。




但毕竟,collateral这个词,太冰冷了。




不过,从表面上看,宅总的愤怒仍然是出于对“又丢失一个号码”的心理抗拒。这位整部剧集中最坚强、最智慧的长者,也终于被逼到了心理承受能力的极限。我更愿意这样来解读宅总在507(以及508)中表现出来的让人很不舒服的那种东西。机器的两条基本原则:保护生命和保护自由意志,如果不冲突,一切好说,如果冲突,自由意志高于生命存续本身;但是到了这里,宅总开始倾向于不计代价地保存生命。任何生命。至于这些生命以什么样的质量活着(以老师的忍辱苟活,豆豆的不被尊重),不是他在意的了。




悖论在于,他在这一过程中表现得真的不关心肖的死活(他可能真的觉得锤子已经死了),不关心根妹在怎样日复一日备受煎熬。有博爱之心的人最容易忽略身边的至亲,泛爱一切人其实就等于谁都不爱。(好在他还在意老李,更愿意为了Grace违反原则。从这一点看宅总不是圣母。)




人之为人在于有私。私心,私情。这恰恰是因为人是自由的,他们得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爱更多地要给谁。小撒要消灭这个私。TM保护这个私。这是两台AI的本质区别。私,所以有恶。恶是自由的代价。这看上去会造成人类的最终毁灭(看看人类血淋淋的历史吧,看看我们今天这个不堪世界吧),这是小撒的终极逻辑:放任人类为所欲为,终极结果就是如此。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人类依靠着这份私心走到今天,没有变得更好,似乎也没有变得更坏。结局依然是开放的。




而且,真的没有变得更好吗?今天的世界上有这样一群人,拍出了如此理想主义的一部电视剧,让人看到死生契阔的理想化爱情。这部剧对女性的超乎寻常的尊重跳脱在历史发展进程之外,它还不被社会主流理解但至少能在一些观众中引起强烈的共鸣。这难道不可以被理解为人类仅仅依靠自己也还是有进步的可能吗?




来说说这爱情吧。真的佩服这一集的全女性制作班底。我觉得男性编剧可能真的想不出4AF这样绝妙的密信和情话来。




是根妹聪明,大锤机智,能在那样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想到和接受到这一个只属于她们的暗语。会不会,在这分离的日子里(6741那里是九个月,到只怕已经超过一年了吧?)她们都反复地想到过那个场景,上一次的并肩作战时的戏言,临别前未说完的情话,you and I together would be like …… 如果我们在一起;如果我们真的能在一起。大锤此生唯一的遗憾:我们还不曾真的在一起;她会不会反反复复地提醒自己这一点才坚持到了今天。




根妹完全知道小撒唯一能从大锤哪儿掏出情报的方式就是做模拟,所以她要选择一个除了她们俩没人能懂的暗语;她在这样选择时还必须坚信大锤不曾在模拟中泄露这一秘密。而大锤,真的没有辜负她的信念。她不曾允许自己的模拟中再现这一幕,这是她为自己保存的最后一点点真实的凭据:那个场景只属于真实世界中的她们两个人,大锤由此而能判断自己在那一刻不是身处幻境,也明瞭了她的继续求存有怎样的意义:遥远的天边还有一个人在寻找她,等待她,爱她。死是大锤最不怕的东西,但现在她有了更大的挑战:活着。噢,亲爱的大锤,她爱挑战。那个让人抓狂的嘴角微翘的邪魅笑容啊,是知道队友还没有放弃她的安慰,是想到心上人的甜蜜,又何尝不是一名真正的战士终于得到新的目标时被激发起来的欣喜斗志?而根妹,天哪,这些女性编剧和导演,她们安排她双膝跪地,仰头望天,向一个她理智上根本不承认的渺茫神灵献上祈祷。幽暗的背景中只有她的脸被柔光照耀,纯洁、柔顺、虔诚、宁静,我们何曾看见过这样的根妹?那一刻她仿佛真的化身天使降临人间。




最后,来开开脑洞吧。如果证交所枪战中被掳去的是根妹,撒玛利亚人跟她做模拟,会是一幅怎样的情形?




看到一个特别虐的sim!Root au(汤主poi-au,网页链接),我被震惊到无言,出于恶意就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


小撒不会试图让根妹相信她能凭借自己的力量逃出牢笼;根妹潜意识里没有这种自信;


他会试图灌输这种信念:机器小队会来救你;


……


如果根妹意识到四叔是模拟,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甚至宅总,如果她能确信是模拟,也不会手软;


但她绝不会伤害肖,永远不会;


这是小撒抓住的弱点;


小撒不会试图诱使她杀人、产生负疚感,根妹不吃这一套;


每当她意识到是模拟,她就停下来,等待;


通常都是模拟肖最终杀死她;


这是最糟糕的情况;


宅总叫她“Root”;


杀;


豆豆叫她名字而不是各种外号;


杀;


肖冲她笑;温柔地亲吻她;在她耳边轻声说想她;


根妹只是哭;


她知道这是假的;她的锤不是这样的;


但她不能伤害肖;


她绝不伤害sameen;


模拟肖试图用性爱诱骗她;


(小撒是不是以为这样能软化她?)


她拒绝,模拟肖发怒;


(不是真的肖;真的肖不是这样的;她不会这么做;)


根妹只是叹气;


闭上眼睛;


等待这一轮模拟结束。










我……要吐血……




期待真重逢。






ps: 感谢小伙伴们的答疑。QSO的意思是“你能否和...直接通信”。


507的时间点在9月(508是10月1日),证交所事件发生在上一年12月,所以大锤被囚的时间仍然是9个月(总比一年好)。


也就是说,6741之后的近1000次模拟以及后来的各种field trips,是在两个星期左右的时间里完成的。大锤真英雄。小撒请爆炸!

评论
热度(343)
  1. KMBLUE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 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