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Shoot & Stally & Kaylor

Life or Death

同生共死

谟禾: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她们明明值得一个更好的结局。
希望可以安慰到谁……
虽然我自己都得不到安慰。
有谁能让我抱着哭一下么

生?死?怎么样才能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又要怎样才能去感受到自己是活着的。

Shaw曾经确确切切地感受过活着的感觉,在Root笑着扶住她的肩膀,在她和自己十指相扣,告诉自己终于找到所归之处的时候。

而现在她感觉到的应该叫死亡。

"嗨,Sameen."

Root站在她的身前,握着她拿着枪的手,Shaw把枪往袖子里收了收,有点迷茫地看着身前的女人。

"Root?"

女人把她揽入了怀里,如同那夜她们在公园里那般,她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扶在自己脑袋后的手,那是来自黑客独特的温度,不多不少。

"我们赢了,是吗?"女人的声音有些雀跃,Shaw也不太知道对方的开心来自哪里。

"我不知道,Root,这结局算不算我们赢了这场战争。"Shaw张了张口,还是没有把剩余的话说出口,可手已经不知不觉地反搂住了对方。

我在战争中失去了你,你们,这结局是胜利吗?

我偶尔会想起你,只是偶尔而已。

当the Machine在我耳边说话的时候。

可是她怎么会那么狠夺走你的声音。

"他们说你哭了。"

"Damn it,Root."

Root的气息环绕着她,用着熟悉调笑的腔调,如往常每一次那样不放过任何调戏她的机会。

“Sameen,我很想你。”

“嗯……”Shaw感觉有点冷了,Root也将她抱得更紧。

“很抱歉,让人伤了你。”

听到Root的话,Shaw才迟钝地低下头,看到自己心脏那处不停涌出的血,可她并不是很疼,甚至似乎没什么感觉。

Shaw捏着Root的手缓缓将对方推开,犹豫了一下,还是牵住了她。

“Root,你怕过吗?”

Root沉默地盯着她,直到被她用力捏了捏手。

“怕过啊……我一直以为自己不怕死,直到你回到我身边……"

"我想保护你的……"

"嗨……"Root打断了她的话,用两人牵住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都过去了。"

"Sameen,和我回家吧。"

Shaw别扭地甩开了被Root反牵住的手:"No."

"是你和我回家。"

评论
热度(126)
  1. 裘耀修谟禾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谟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Ri谟禾 转载了此文字

© An | Powered by LOFTER